《我是马布里》王阳明:教练!我想打篮球!

摘要: 影片拍出了体育应有的激情和竞技价值观的探讨

10-09 09:43 首页 读影

这个暑期档随着《战狼2》的出色表现,中国影视票房大盘被再一次引爆,这是近一年以来没有出现过的景象。而在这个大片云集的暑期档里,阿飞却发现了一部与众不同的体育题材影片。这类影片在中国举国体制的竞技背景下往往很难拍出体育应有的激情或竞技价值观的探讨。

但毫无疑问《我是马布里》轻松做到了以上两点,不仅如此,在王阳明、吴尊、锦荣、高以翔、高云翔几位有海拔高、颜值高、水平高的三高男神和斯蒂芬·马布里、阿伦·艾弗森两位篮球巨星的热血演绎下,影片无论对热爱体育的男性还是颜即正义的女性来说,都是一道暑期必“吃”的大菜。同时在何冰、王庆祥、余皑磊三位老戏骨的加持之下,影片对内涵的阐述有了更强的说服力。

阿飞不是一个热爱体育的少年,对篮球的理解也仅限于童年时期《灌篮高手》给我的印象,也正如电影中所说,“在遥远的中国,没几个人知道马布里是谁”,阿飞就属于不知道的那一挂,但这些并不妨碍我去理解电影、理解角色。而上面那张漫画海报就恰恰启发了阿飞用《灌篮高手》解读影片的方式。

如果说马布里来到北京首钢队后,凭着对冠军的渴求,扮演起了战术组织者和球队支柱的角色,那么大家不妨把他理解为赤木刚宪。而作为反派,由王阳明饰演的前北京首钢大弟子,现任广东队队长,并且频频对马布里和北京队恶言相向的王烈麟,他自然就是那个在我们记忆中说着“教练!我想打篮球!”的三井寿。

作为一部体育题材电影,需要解决的矛盾一定包括来自于内部和外部的。内部矛盾有很多,比如首钢沿袭20年的训练大纲,比如多数球员素质不够,比如每个球队都会遇上的独狼。而外部矛盾,就基本落在了广东队,甚至说浓缩在王烈麟一个人身上。

从小受到首钢培养,带领球队曾创造辉煌,但无故背弃师门加盟广东,还从不在与北京对阵的比赛中上场以示蔑视。可以说编剧把整部戏的坏事都放在他一人身上了。这对演员王阳明来说也是极大的考验。无论是在与马布里初次见面时的毒舌对话,还是在对阵北京的常规赛中坐在替补席上的高高在上和一脸无所谓,抑或是在更衣室里、新闻发布会上面对马布里的无数个白眼,王阳明都把编剧交给他的“脏活”滴水不漏地完成了。

想必王阳明这些表演给你的感受,和二十年前你坐在电视机前看到三井寿出场时拳打暮木公延,脚踢宫城良田,是一样一样儿的吧。当你在脑海中完成了这些对应,我想影片已经开始复苏你对篮球的热情了。

随着故事的推进,教练完成了他所说的,篮球不再是上个时代的集体主义,也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而是有领导的整体。而马布里则实现了开篇父亲告诉他领袖团结球员的要义,并且在北京队真正实现了自己再一次打篮球的梦想。

对于王阳明饰演的王烈麟,编剧也早已为他铺垫好了浪子回头的道路。原来他的离开是由于首钢高层不同意其加盟NBA,教练为了让其自由发展才制造矛盾使其离开首钢,并暗地找寻美国经纪人帮助王烈麟去NBA。知道了这些的王烈麟在赛前来到了教练跟前泣不成声道歉,泪流满面地深深鞠了一躬。对于这一细节王阳明的处理阿飞认为非常到位,男子汉的热泪就该为这样深厚的师徒情而流,这和当时三井寿哭着喊出“教练!我想打篮球!”的画面所表达的情感是完全一致的。

也只有此刻的王烈麟找回了真正的自己,重拾了体育精神。对昔日队友蒋毅的一扶,以及在最后时刻拼命希望队友科本传球给自己,这就是篮球意义的所在,不在乎个人,而在乎团队。

作为影片中不可或缺的反派,王阳明对王烈麟整体的演绎,出色的完成了从反面对篮球意义的阐释。虽然影片中的他并没有说过“教练!我想打篮球”,但通过对细节的刻画,阿飞认为,已经足以让不懂篮球的观众深刻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和打篮球的意义。




首页 - 读影 的更多文章: